长柳

阿妍:

路人,围观了一下觉得挺不可思议的,就该不该退坑该不该继续产粮的问题也能吵起来?


眼下证据确凿,那该怎么做不是已经很明确了吗?当然是立刻出坑啊,留在圈里干嘛,找骂?


要是你心里还继续喜欢着,告诉你一个超级简单的脱坑方式,不用谢我——找相关纪录片来看,看四五个小时,把自己代入到那些实验体中去,清醒了吗?没有?好吧,看来代入感不够,那再换种办法,进浴室,脱光,泡两三个小时的冰水,好了,现在你清醒了吗?


没有?那去厨房烧一锅热油,你再仔细想想,你敢为了你心里的那点喜欢把手放进去,被烧伤毁容吗?


或者摘下口罩,去楼下转一圈,转几个小时再回来。


如果真有人能做到这些,我立刻跪下认您为祖宗,您爱怎么喜欢爱怎么产粮我都绝对拥护您,谁骂您我替您骂回去,真的。


别说我残忍,当年某部队干的事比这残忍千倍万倍,如果这点都承受不住,你又有什么资格去以中国人的身份,踩在这片曾浸染先辈鲜血的土地上,在那些试验品的冤魂面前说你喜欢这部作品?
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我懂,那你别说出来啊,别发在公共平台上啊,你在心里想想谁能管的到呢,发出来干什么,求理解求认同?那么天真的吗。




我们的先辈曾遭受过惨无人道的折磨,并传承在我们的血脉之中,你想替先辈原谅,就必须替先辈承受苦难。


那些说你还想喜欢的还想产粮的、不知人间疾苦的大少爷大小姐们,不知你们能否做到?




因为得到的是幸福,所以没有仇恨,所以能理所应当地说“我就是喜欢啊”“它也曾经带给我快乐”“我就是想要留下来”。


那当它带给你痛苦时,你还会喜欢吗?或者说,你敢直面它带给你的痛苦吗?还是继续当个缩头乌龟自欺欺人?


那么简单的道理和解决办法也能吵起来,我真是无话可说。






——我没骂人,只是作为路人说下想法提个建议,ky退散哦——


——算了反正只是个小号,你们爱咋滴咋滴吧,886——

你长得好看说什么都对

太幸福啦小馄饨还有尝试新口味的饼

‖练习作品‖不成熟的想法

星河天悬,搁于庭院